鱼灯/midila,喜欢排球,磕影日,翔阳是天使!!!!!

鱼灯鱼灯

【影日】【ABO】首发经理日向君 3~5

——3——
厨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看过去的杂志日向放下手中的书,担忧地望向厨房。
“影山,你真的没问题吗?”
“吵死了,笨蛋,我有好好地把菜放进锅里炒,肯定没问题的!”
“调味料之类的,放了吗?”
“当然放了啊,之前就放了盐……还是……等等……”

不安,十分的不安,但是刚把一大堆箱子搬上楼,还逞强地比影山多搬了不少东西,之后又把卧室以外的所有房间全部整理了一遍,就算是日向,也实在是懒得拿剩下不多的体力去厨房陪影山闹腾了。
“这次就交给他吧,难吃也无所谓了,能填饱肚子就行。”

日向努力不去想象厨房里的惨状,把身体缩在沙发里,转头望向窗外。夏天的黄昏来得比其他时节要晚不少,太阳沉下地平线前最后的光辉穿过被染红的云层照进房间,几只乌鸦在大城市的钢筋水泥中穿梭着飞向远方。

“简直和那个时候一样。”

日向抹了抹还留着汗珠的额头,自言自语道。
那个他已经离开了的,被山环绕着的地方。没有那么多城市的喧嚣,乌鸦也比这边多不少。体育馆前的那段走道附近,经常会落满十几只油光水滑的大乌鸦,每次经过,它们都会歪着头,用挑衅的眼神觊觎着自己背包中或是手中可能藏有的食物。

那天,他也是在这群乌鸦的扑腾声中,怀着复杂的心情,战战兢兢地推开了体育馆的门。

“一年级1班,日向翔阳,作为经理申请入部!!”

就算没法再参加比赛,就算一想到以后只能站在旁边看着就会忍不住难过,稍微能离得近一点也好,他想要能够触摸排球的机会,想要能够名正言顺走进赛场的机会。所以他拿着写着那个他不愿意面对的性别的入部申请表格,站在了这里。

闭着眼的呐喊没有人回应,日向睁开了眼睛,看着体育馆里那个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黑发少年,惊讶地张大了嘴。

“为什么你在啊?”

——4——
“没考上县内第一的豪强学校,就过来了。”
面前的人用极其平静的语气描述着自己的事。

“唉??!我明明还想着要……呃。”
一想到现在的自己就算和他不在一个学校,也没法一决胜负了,日向闭上了嘴。

“干什么啊,支支吾吾的。倒是你,你这家伙是认真的吗?经理?你不打排球了?亏我还认真地应战了,可恶。那你来当经理干什么?明明那次比赛打得那么拼命,现在为什么尽做些半吊子的事啊?”

影山朝门口大步走来,不满的吼声铺天盖地的冲进日向的脑海。突然,眼前天旋地转,一股萨隆巴斯喷雾的味道,不……是alpha信息素的味道迎面扑了过来。

视线开始模糊了,身体不停的颤抖,背后冒起了冷汗。
这家伙,是alpha啊。可恶,好羡慕。
为什么……我偏偏是……

不知道是因为分化之后突然受到信息素的刺激过于强烈,还是因为这段时间的压力太大,日向扑通一声趴在地上,吐了。

恍惚之间,日向隐隐约约记得高年级的前辈责骂影山的声音,还有经理学姐和几个部员匆匆赶来询问情况的样子,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医务室的床上了。

“啊!糟糕!!”
日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就准备往外跑。
刚申请入部就倒在门口,这样的经理哪个社团都不会同意吧……得赶快过去谢罪然后请求主将同意让我入部才行!
这样想着,日向急匆匆地打开了医务室的门。门口站着的,是排球部的那位美女学姐。

“日向同学,你醒了?”
“啊!!!是!!!我已经没事了!!!!”
就算现在身为omega,没怎么跟高年级的学姐说过话的日向还是紧张地涨红了脸。学姐看着日向,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我叫清水洁子,是排球部的经理,已经三年级了,所以这是最后一年了,之后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是!!!…等等?主将同意我入部了吗?”
“是的,你的情况,我们已经差不多知道了。我以前也是运动员,因为一些原因没法比赛才来做经理,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所以,我帮你跟主将求情了。”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清水前辈!!!!”
“而且……”清水学姐顿了顿。
“影山同学也在跟主将说,你似乎是真的很喜欢排球,留你下来肯定能帮上忙,之类的。”

“唉?!!!!!”
什么?影山???那个国王大人??他是那种角色吗?

“他入部以来都没怎么说过话,一直一个人待着。这么努力地帮别人说话还是第一次见,大家都很惊讶。”

哇……真的假的……那样的画面光是想象就太过于魔幻了。
等会去跟他道谢吧。

这样想着,日向跟学姐道别之后,再次回到了体育馆门口。

——5——
太阳已经下山,体育馆的门不出意外的被锁上了。
“那家伙应该已经走了吧……”
这么想着,准备去车棚骑自行车回家的日向在路过拐角的时候,听到了他熟悉的声音,那是人的手指与排球接触时的声音。

是谁在那边练习吗?
日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头看了看那个拐角,被楼房遮住一半的路灯的光,像是有魔力一样在召唤着他。
“嗒,嗒,嗒……”
没错,是一个人在练习自传球的声音。
“嗒,嗒,嗒……”
那个人的手是怎样将球托起的呢?
“嗒,嗒,嗒……”
那颗球是怎样轻盈地在空中旋转的呢?
“嗒,嗒,嗒……”
我……有多久没有像这样触摸过球了呢?

体内的血液在翻滚,身体在兴奋着。
我想过去,想过去看看。
我想运动,想跳起来,想在球场上战斗。
“嗒,嗒,嗒……”
那个人的传球声还没有停下,像魔法一样,一直以来架在脖子上的拿柄名为omega的死神的镰刀,仿佛被这魔法渐渐震出了裂痕,碎片落下化为漆黑的羽毛,背上好像长出了翅膀一般,自己被这声音催促着。

我想要去那里,不过去是不行的。

像是着了魔似的,日向朝着那转角处的炫目光晕,迈出了脚步。

评论
热度(28)

© 鱼灯鱼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