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灯/midila,喜欢排球,磕影日,翔阳是天使!!!!!

鱼灯鱼灯

【影日】【ABO】首发经理日向君 6~8

——6——
啊,那个时候在一个人练习的,就是他啊……
日向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眯着眼睛想小睡一觉。
因为搬家坐了很久的车,之后又忙活了好一阵,现在格外的累,脑子晕乎乎的,连拿一张毯子盖一下的力气也没有,就这样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然而不知道过了几分钟,他就被一股什么东西被烧焦的气味叫醒了。睁开眼睛,眼前云雾缭绕,灰色的浓烟滚滚地从厨房的门缝里冒出来。

“怎么了?火灾?!影山没事吧?”
日向顾不上累,赶紧翻身爬了起来,抄起墙边的便携式灭火器就冲进了厨房,二话不说对着里面按下了灭火器的开关。
“嗤嗤………………”
灶台的火灭了,烟雾中出现在日向面前的,是被喷了一身粉的明星选手影山君,手里还提着底部被烧出一个洞的锅。

“影山……你……你啊……”
日向差点说不出话来。
“你说的没问题,就是这个?”
“……”
“我说……影山君,你明白吗?我们好不容易搬来的新家,而且还是第一天哦!第!一!天!就差点被你烧干净了哦?”

“……抱歉。”
影山别过头,小声说着。

“你在这里道歉也没用啊,唉……总而言之先把灶台关了。”
“我就是……普通地打开火,普通地放菜进去,普通地在旁边等着,因为太无聊了就开始想以前的事……然后一不注意就……”
影山一脸自己也不明白的表情,这样解释着。

“啊啊啊够了,你真是,笨蛋吗?常识都不知道吗?不放油就算了,好歹拿锅铲翻一下啊!”
“下次我会这样做的。”
认真点头的影山。
“不会有下次了,以后做饭交给我。你,呃……收拾一下然后买口锅回来。”

啊啊,头开始痛了。

影山用一副虽然被命令了很不爽但是因为自己犯了错只好去做的表情换了衣服出门了。日向打开门窗让屋内的烟味散去,自己躲进了离厨房比较远的卧室。

“呼……这家伙收拾房间倒是挺干净的。”

日向倒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抱着被子吐了口气。转眼看见房间角落堆放着影山的健身器材,对面的墙上贴着影山用虽然有进步但是依然说不上好看的字写的一张新的个人训练表。

“哇,跑步……肌肉训练……还有……嗯……”

虽然影山之前房间里也有这张表和那些器材,但是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每次去他家都没什么机会仔细看内容。这次看到了内容,心情非常复杂。

“可恶,混蛋影山,一直在私底下做这么专业的练习吗?可恶,感觉好帅。下次我也要做!嗯!要比他更努力才行!!”

“说起来,我刚上高中的时候,好像超级丧气的来着?嗯,因为omega的事……像笨蛋一样。我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啊,对了,是那个时候……”

那个学校角落的空地,那棵树,那盏路灯,还有灯下的飞虫,那个人轻轻托起球的指尖……一切都历历在目。

——7——
“那个!自主练习的话,可以和我一起练……吗。”

不假思索问出来的话语,在说完之前停住了。而面前的人看起来比日向更为震惊,准备继续托球的手僵住了,空中那颗下落的球也毫不客气地砸在了他脸上。
“啊痛。”

啪嗒一声,球落在了草地上。二人相视无言。

“那个。”两个人同时。
“嗯,你先说吧。”日向开口道。
“就是……早上的,那个,抱歉。”
“唉!?”
“就是,稍微有点失望……还有……总而言之,那个时候激动过头了,绝对,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
“唉唉唉???!!”

居然道歉了?那个影山?

“就是,不道歉的话,大地学长就不让我做二传,所以……”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虽然这么说,刚刚说的话也都是真的。”

“我知道。道歉我接受了,本来你说的也是实话。去和学长报告吧。”
啊啊……为什么心里这么焦躁不安啊!

“……”
影山无言地转过身,向远处走去。

并不是在赌气或者逞强。日向很清楚,自己介意的不是早上影山对自己说过的话,而是自己的身体和自己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拿着。”
回过神,眼前的光被高大的身躯挡住,本以为已经离开的影山不知为何站在面前,单手抓住球把它递到了自己的手边。

“??”
这家伙,在想什么啊?

“练习,刚才你不是让我陪你做吗?”
抬起头,碰上影山认真的眼神。

“什么?”
“你,把球抛到我这边,我打过去,你接。”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初中的时候,身为普通人的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成为omega之后不敢奢求的东西,为什么这个人愿意这么简单的给自己呢?对他来说,一点好处也没有吧?

“因为一个人很无聊。”

胸前传来的压力,是球被强硬地塞到自己怀里的触感。
“这个理由,你能接受吗,还有不满吗?有不满也别说,赶紧陪我练习,时间已经不早了。”

“没有……”
“什么?”
“我说,我没有不满!请和我一起练习!!”
日向鼻头一酸,但一想到自己三番五次在这个人面前哭未免也太没面子,就努力止住了泪水,将球使劲扔了出去。

——8——
“真怀念啊。”
日向把头埋进被子里,越来越多的事情被想了起来。

在那天之后,每天练习结束收拾完场地,再被清水学姐带着整理完资料之后,都能在那片空地上看到影山拿着球靠在路灯上思考(不如说是发呆)的身影。一开始无论怎么请求,影山都只陪自己练接球,到后来也试着让自己扣球,教自己拦网。因为没有场地很不方便,请求二年级学长的同意之后,偶尔在他们管理钥匙时就可以偷偷在体育馆练习了。

然后在一场练习赛,乌野即将以大比分输掉一局的关头,影山把一边送毛巾一边死死盯着球场观察球员动作的自己拽到了球场上。

“自以为是的说话很抱歉,但是我觉得用他的话说不定能赢,请让他上场。”

什么?!这家伙在说什么啊?话说,他是认真的吗?
我,明明是omega?
不过对他来说能赢的话谁都一样……但是其他人可能同意吗?

“哈哈哈!你们还真是有趣啊!让他上场试试呗?”
“影山你真敢说啊!那就换他上去!你们可能不知道,小不点在私底下可下了不少功夫,对吧影山?”
“看那样,再不让那个东西上场比赛,球场都要被盯出一个洞来了,说真的很可怕啊。”
“那就交给你了。”

居然被同意了?虽然能上场比赛真的打心里高兴,但是因为太紧张,一开始还是犯了不少错,甚至还发球打到了影山的后脑勺,虽然有点心理阴影,但是到最后还是平安地让我继续打下去了。

直到后来,在巧合中打出了速攻,然后奇迹般的反败为胜,之后甚至拿到了队服成为首发队员,现在想起来也仿佛像是在做梦一样。

“啊,真是,影山那个笨蛋肯定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已经喜欢他到想结婚的程度了吧?”
“噗嗤,不过现在已经这么做了呢。”
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空荡荡的,影山的手上当然也什么都没有。当然,这是因为那家伙以“戴了这种东西手指会坏掉”这种自己也能接受的理由拒绝了结婚戒指这样的仪式。

“作为替代的,是这个……吗?”

用手摸向后颈的腺体,那个结痂之后也没有消失的印记,是日向作为omega完全属于影山的证明。

“糟糕,呜…为什么是现在?”

后颈上被触摸的热感没有消失,反而越变越热,进而快速地向身体四周散开,热浪一阵阵地传来,将日向的理智逐渐淹没,肌肤突然变得极为敏感,身上的衣物,被子和床单,乃至于空气的流动都让他难以忍耐。

“不应该……嗯……还有……十几天的……吗……呜呜”

用已经残存不多的理智思考着,唯一的线索大概是在之前的大会上使用过度的抑制剂了,但是这种事情现在怎样都无所谓……

“得让影山……快点回来才行……”

评论
热度(28)

© 鱼灯鱼灯 | Powered by LOFTER